创新发展 新闻中心 金融市场 I PO追踪 公司产业 生活时尚 企业 豫闻天下

康佳“宫斗”收官 华侨城重新控盘的未来猜想

2015-09-30 14:01:14

  时令秋分,康佳的多事之秋告一段落。

  9月23日,深康佳A(000016.SZ)发出一周内的第五份股价交易异常波动公告。当天股票换手率高达30.08%,成交量显著放大。而自9月11日结束长达三个月的停牌以来,该公司股价已经遭遇连续7个交易日的跌停。

  比股价震荡更加九曲回肠的则是,持续近半年的康佳股东内斗。自从5月康佳董事会被中小股东夺权之后,上演了一幕幕董事长、总裁频繁变更的怪诞戏码。与此同时,公司中高层管理人员也多有动荡。

  随着9月10日康佳董事长刘凤喜取代刘丹,接任总裁,这场吸引了无数眼球的“宫斗”大戏终于落下帷幕。这也意味着作为康佳大股东的华侨城集团,通过与中小股东的博弈,重新夺得了这家老牌家电企业的话语权。

  回到原点的董事会战争

  华侨城集团是业务涵括旅游、地产、电子的特大型央企,年营收超过400亿元,不过,作为康佳大股东,其股权比例长期以来不到30%。这一点屡屡让康佳成为中小股东逡巡的“猎物”。

  自去年下半年开始的这一轮大牛市中,嗅觉灵敏的中小股东再次逮到了机会。

  今年4月,康佳将总部搬迁至位于深圳南山区的新研发大厦。乔迁之喜尚未散去,中小股东随即对董事会发起逆袭之战。

  康佳5月14日的公告显示,包括NAMNGAI、夏锐、孙祯祥、蔡国新在内的四名股东,向公司董事会、监事会提交了《董事、独立董事、监事候选人提名函》,正式向大股东华侨城发出战书,目标直指康佳董事会的控制权。

  5月28日,康佳召开股东大会。尽管这些中小股东加起来的股份比例仅在个位数,但由于精心利用了新公司章程里的“累积投票制”表决规则,出人意料地让华侨城拱手让出康佳董事会的控制权。

  在A股历史上,这种景象可谓相当少见。中小股东主导董事会后,康佳开始进入不再平静的时间。

  6月4日,康佳举行董事局主席选举,最终这一职位由中小股东联合提名的张民夺得。7位康佳董事中,4票同意、1票弃权,即使代表华侨城的陈跃华和刘凤喜投出2张反对票,但已无力扭转局面。

  张民虽然得到中小股东的联合举荐,但由于缺少家电行业经验,当时即不被业内人士看好。两周之后,张民果然宣布辞职,成为康佳历史上任职时间最短的董事局主席。

  接替张民的是时任康佳总裁的刘凤喜。其总裁职位则由代表中小股东的刘丹担任。某种程度上,张民之后的“双刘组合”,也是华侨城与中小股东博弈中的互相妥协。

  40岁出头的刘丹,曾在2001年-2007年任职康佳,担任多个中层职位。不过,这位年轻的“老康佳人”,也没把康佳总裁的职位焐热。

  9月10日晚,康佳公告称,刘丹被暂停总裁职务,董事长刘凤喜兼任总裁一职。当时,刘丹正在日本出差,对此并不知情。这一细节也许显示,短短三个月时间,这位辗转多地的职业经理人,与其背后资本的蜜月期已经悄然结束。

  张民、刘丹的先后去职表明,大股东华侨城重新取得了对康佳的控盘能力。至此,“逆袭”的戏码虽然精彩,但这场董事会里的战争,终局还是回到了原点。

  股价震荡谁之过?

  康佳董事会的内乱虽然渐至平息,但震荡不会说停就停,尤其体现在股价上。

  9月11日,深康佳A结束长达三个月的停牌,其股价却开始了连续7个交易日的无量跌停,从最高点的30.17元跌至9月23日的12.70元,跌幅高达58%。

  9月22日、23日,康佳股票打开跌停,成交量显著放大,单日成交额达二三十亿元。

  市场分析人士认为,康佳董事会走稳的同时,股价却放量下跌的因素比较复杂,首当其冲的则是A股大跌后的补跌因素。

  在深康佳A停牌的三个月时间,上证指数从最高的5100多点跌至目前的3100多点;深证成指则有18000多点跌至目前的10000点左右。

  在停牌之前,伴随着A股的大牛市,以及中小股东夺权的概念刺激,康佳A已经出现了大幅度的上涨,从2014年9月的5元左右上涨到今年6月的30元区间,涨幅达6倍之多。

  而在此期间,国内彩电市场则面临需求萎靡带来的严峻挑战。2014年,中国彩电内销市场出现30多年来的首次负增长。奥维数据显示,今年全年国内彩电零售量预计为4473万台,同比仅微增0.3%。

  对于康佳来说,整体彩电市场的增长天花板,本已是相当棘手的问题,再加上持续几个月的董事会内斗,无疑让其业绩雪上加霜。

  深康佳A发布的2015年半年度报告显示,公司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89.45亿元,同比增长6.61%。但由于今年上半年没有资产处置,而去年同期有2.59亿元的非经常性收益,因此今年上半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97亿元,同比下滑768.90%。

  而在补贴和上半年业绩偏离这两个因素之外,康佳股价震荡背后的第三个因素,则直接指向中小股东“占领”董事会后的经营能力。

  事实上,目前华侨城代表在康佳7人董事会中的董事席位仍是三席,不及中小股东的四席,但大股东能在这种局面下先后让张民、刘丹出局,原因就在于,面对没有起色的经营业绩,中小股东内部出现了分化。

  中小股东分歧背后

  不管是对于华侨城,还是对于中小股东来说,他们最大的共同利益显然是把康佳运营好,业绩提升上去。

  目前,康佳尚未披露第三季度的运营数据,但从中小股东“弃将”的结果来看,刘丹主政的短短二个多月时间,并没有交出一张满意的答卷。

  对于康佳内部员工来说,感受最深的则莫过于人事方面的频繁变动。刘丹担任总裁期间,康佳中高级管理岗位变动频繁,员工离职率与以往相比也大幅上升。

  这一方面显示出重回康佳的刘丹敢冲敢闯,想干一番大事业的雄心,另一方面也显露出这位“少壮派”在管理上冒进有余、稳重不足的欠缺之处。

  刘丹2007年离开康佳之后,先后在冠捷、京东方、惠科等公司任职,在彩电产业链多个环节均有历练,但从另一个角度看,每个地方任职的时间都不算长。

  今年6月“回归”康佳后,刘丹曾试图推动康佳进行多项变革,包括引入战略投资者,以及实行管理层激励计划等。但A股在6月份之后的变脸,让这些看起来很美好的计划,以及此前制定的方案,几无实施的可能。

  刘丹任上的一出重头戏,堪称今年8月康佳正式发布的智能家居战略。当时,刘丹团队面对来自各地经销商,提出康佳智能终端2015年营运收益目标要超过5000万,未来三年内超过3亿元。

  在部分康佳内部员工看来,这更像是在讲故事,“空谈战略和生态”,而没有把工作重心置于怎样在“金九银十”的传统销售旺季,让销售上量。

  如今,豪言壮语犹在耳边,然而,斯人已去。

  康佳的未来

  从上市公司治理的角度来看,康佳中小股东发起的董事会之争,尽管自有其利益诉求,但也算中国证券史上的一个经典瞬间。

  然而,对于康佳这家老牌家电企业来说,在外部市场环境波诡云谲的情况下,其实已经很难承受内斗所带来的损耗了。

  康佳曾经有过辉煌的历史,曾在上世纪90年代雄踞第一,也是第一家A、B股同时发行股票的企业,这一点从其股票代码就可见一斑。但是康佳近年来业绩下滑和行业地位落后,也是不争的事实。

  在康佳董事会内斗的关键时刻,大股东内部人士曾放话,中小股东是为炒作股价而来;而后者也喊出“完善公司治理结构”之宏大叙事。但是,最终的结果表明,作为央企的华侨城不会坐视康佳控制权的旁落,而中小股东如果得不到大股东的支持,到头来也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如今,不止康佳,包括创维、海信、TCL等在内的传统彩电巨头,不仅面临市场容量萎靡不振的难题,而且遭遇来自乐视、小米等互联网“野蛮人”的跨界狙击。

  康佳面临着“智能化”、“国际化”、“多元化”等必选题,还要解答自身股权结构较为分散所带来的治理结构难题。因此,对于不同的利益主体来说,稳定都将是康佳对于他们的最大利益。

  目前,刘凤喜重新担任总裁的安排,意味着华侨城和部分康佳中小股东已经在共同利益上达成了默契。接下来,康佳需要向外界回答的将是,在董事会之争告一段落的情况之下,康佳的复兴之路将以怎样的姿势重新起航,并在未来的航行中不再跑偏。

  康佳需要变革。从目前来看,刘凤喜团队在向互联网转型上迈出更大步伐。9月16日晚间,深康佳A发布公告称,与浙江天猫技术有限公司(阿里巴巴的下属公司)签署了电视商务合作协议,携手构建互联网电视生态圈。康佳称,合同顺利履行之后,公司将有机会获得10亿元运营分成。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