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新发展 新闻中心 金融市场 I PO追踪 公司产业 生活时尚 企业 豫闻天下

沪商徐桂明亿元投资在长沙遭遇“关门打狗”

2015-06-20 12:25:40 健康导报网


 

   我国改革开放的一个最重要的政策是:招商引资。这个政策为各地的经济发展起了十分重要的作用。然而近些年,渐渐进入误区,或是违反国家规定给与离谱的“优惠待遇”,或是“开门招商、关门打狗”,而后者更为可怕。

  记者日前接到投诉称,湖南长沙市开福区在招商引资过程中却玩起了“开门招商,关门打狗”的游戏,甚至滥用行政和司法权力造成伤害投资者的事件。

  任人宰割的沪商投资亿元血本无归

  如果你想在湖南的长沙投资经营文化娱乐产业,你首先要做好出生入死的准备,如果你听信了他们的花言巧语,那么你将面临的就是一个巨大的陷阱。徐桂明感叹说。

  回想这八年的经历,我感觉象进入了另一个世界,20年的打拼让我在苦中求乐,让我找到了生活的意义和人生的价值,这八年的生活却让我说不出的伤感,一颗真诚的心在长沙很受伤。

  见着记者的到来,喉癌晚期的徐桂明向记者倾诉满肚苦水。

  2004年,沪商徐桂明和干妈在长沙市搞房地产开发项目,建设中发现设计与规划不一致,项目被逼停工了。这时有朋友介绍一个叫郑仕柏的人与湖南省政府的领导关系好,可以摆平这个事情,但要价100万元。于是徐桂明就给了14万元给郑仕柏去活动关系。一年过去了没有任何回音,后面我们决定撤资。郑仕柏拿走的活动费至今一分钱也没有退还。通过此事就交识了郑仕柏。  


 

   2006年12月30日,郑仕柏来到上海,他说他是湖南省长沙市开福区清水塘街道办事处负责人来上海招商引资的,他代表政府邀请我去长沙市开大型娱乐城,相关手续由他办理。他对徐桂明说,他的关系可以通天。

  2007年3月底,徐桂明来到湖南长沙市考察,考察期间与开福区清水塘街道办事处负责人面谈,双方沟通十分愉快。2007年4月8日徐桂明与湖南群志置业投资有限公司签订了10年场地租赁合同。

  “当初太过于相信郑仕柏做出的口头承诺了。”已经做过喉癌手术的徐桂明言语中夹杂着愤怒与无奈,焦虑地在狭窄的房间里不停来回走动。他一面忧心着四面而来的逼债,一面不得不还要躲避凶手的追杀。

  “这是一个彻头彻尾失败的投资。想说后悔都没有力气了。”徐桂明有些茫然地望着墙壁。

  2007年4月开始装修,郑仕柏说他与市招商引资办有关系,可以为徐桂明办理营业执照。出于对郑仕柏的信任,徐桂明委托其负责装修和办理报建、消防、施工手续,装修期间给了郑仕柏600万元。 2个月过去了,2007年6月,徐桂明从上海来到长沙,发现郑仕柏根本没有去办手续。徐桂明还发现装修工程造价不到200万元。郑仕柏利用徐桂明委托其办理营业执照的机会,为自己办理登记了《佳浩酒吧》的营业执照。

  徐桂明想起来了,郑仕柏介绍唐伟时说唐伟是长沙市公安局治安支队支队长的弟弟。郑仕柏在装修中,以3000元的低价从唐伟那里购买某酒吧价值不过1000元淘汰的旧安检门,转手以15000元的价格卖给徐桂明。工程款400万元就这样被郑仕柏巧取豪夺地侵占了,徐桂明将郑仕柏解雇。

  郑仕柏走后,徐桂明带队装修2个多月快完工,就聘请唐伟负责营销,唐伟又把才花费3000多万元才装修好的会所拆除重新按他的要求装修。徐桂明考虑到已经签订了10年场地租赁合同,于是咬紧牙关又投资2000多万元。到11月试营业时为止徐桂明共在这个会所投资5000万元。

  徐桂明说,钱军介绍了一个上海的香港人徐信优给我认识。徐信优要求以180万元入股占20%的股份经营。但实际上徐信优只支付了58万元。

  唐伟和徐信优变本加厉侵占徐桂明的财产。他们私自将24个包厢以月租的方式包给黑社会贩毒吸毒人员,私自收取承包费。他们以150元每瓶价格购进假进口洋酒4000瓶,谋取暴利60万元。 酒吧会所试营业一个月,公司亏损300多万元,会所仅招待费一个月就多达100万元,唐伟侵占装修款300万元,以虚报310名员工工资骗取100多万元,还侵吞红酒商赞助款5万元。

  徐桂明解聘了唐伟,徐信优见势不妙就溜回上海。徐桂明先退还徐信优的的股本金35万元。决定自己亲自来管理经营。

  亲自经营一个半月左右,徐桂明感觉身体支撑不了,必须回上海治疗。

  徐桂明回忆说,2008年2月的一天,郑仕柏带来胡大庆和梁智来会所找到我说:“大哥,是我对不起,既然你病了,给我一次机会,让我帮你代管会所吧。”郑仕柏还承诺垫付80万元给会所做周转用。我看到郑态度十分诚恳,就答应了。郑仕柏代管会所后,与放高利贷的勾结疯狂侵占徐桂明的财产200万元。

  徐桂明告诉记者,郑仕柏将他价值71万元的日本三菱越野吉普车抵押给放高利贷的借款15万元,每天利息7500元。为取回小车,他被逼支付了利息15000元后,小车至今被郑仕柏所占用。郑仕柏还逼他还了197万元高利贷。

  徐桂明委托湖南中和有限责任会计师事务所对会所2008年3月10日至2008年4月30日的资金来源及流向进行了审计。发现公司财产被郑仕柏、唐伟、徐信优、钱军等人侵占2000多万元。

  2008年8月、2010年9月、2011年1月徐桂明多次向长沙市公安局经侦支队和开福区分局报案,请求立案侦查,依法追究他们的刑事责任,却都没有立案。

  徐桂明告诉记者,开福区人民法院对他的财产实施强制执行。郑仕柏带领执行局局长金燕、开福区检察院纪委书记刘丰敏对正在经营的会所进行查封。这时冒出了一个叫胡大庆的男人。

  “大哥,干脆我先借165万元给你,你把会所租给我一年,我帮你走出困境。”说完他在一分钱都没有借给我的前提下,现场就逼我先写收条。胡大庆的这一无理要求遭到了徐桂明的拒绝。

  徐桂明说,这时法院、检察、公安的人守住大门,不让他出门,郑仕柏和胡大庆威胁他说,不写就砍死你。

  无奈之下,徐桂明只好向胡大庆出具了165万元的收据,并与胡大庆签订了租赁合同。当时证人梁智在现场目睹了这一切。

  一个投资7500万元的会所就这样被他们活活地吞吃了,徐桂明就这样被扫地出门,赶出长沙。

  胡大庆不花分文就得到了投资7500万元的酒吧会所后更名为“凤舞九天”。有知情者告诉记者,开福区检察院纪委书记刘丰敏得到了30%的股份。这一切都是郑仕柏、胡大庆、刘丰敏精心策划的。 这一说法记者未能查证。

  2010年8月30日,长沙市开福区人民法院委托长沙市某一评估事务所对徐桂明上海市镇坪路177弄3号楼进行评估,评估价为121万元,徐桂明说,他2003年花费60万元购买的,现在市场价是650万元以上。

  650万元的上海房产竟然以121万的评估价予以拍卖,原来买主是开福区人民法院院长的亲戚。

  徐桂明的妻子为了不流落街头,不得不借钱将全部执行款交给法院,令记者不解的是,被法院查封的房产三年里也没有能够解封。

  2009年春节前第3天,徐信优带领10人找到上海徐桂明驻住的房屋,以虚构莫须有的高利贷为名胁逼徐桂明的妻子交出房产证,将一套价值2000多万上海虹桥高尔夫别墅以805万元价格卖掉,徐桂明的妻子只拿到650万元。

  2013年8月徐桂明到湖南省人民检察院上访,引起了省人民检察院渎侦局领导重视,案件交由长沙市人民检察院渎侦局办理。在渎侦局胡局长办公室,胡局长以该案发生的时间太长为由不予受理。徐桂明惊奇地发现卷宗中有徐桂明和“胡大庆”签属的一份买卖合同书,上面清楚的留有开福区人民法院法官“胡运虹”亲笔签字。

  这份伪造的合同书得到了开福区人民法院认可,作为法律依据判案。合同上写明是“徐桂明”亲笔签字,徐桂明拿了对方465万现金。这份“伪造”的买卖合同书哪来的,徐桂明至今不知。

  “他们吃唐僧肉连骨头也不吐,长沙的会所和上海的别墅、房子上亿的资产就这样被吃掉了。” 至此,徐桂明亿元资产被侵吞一空,投资血本无归。

  法院凭涉嫌伪造的全权委托授权书复印件断案遭质疑

  2008年5月20日,郑仕柏以民间借贷纠纷、委托合同纠纷为由向开福区人民法院起诉徐桂明。徐桂明说,随后官司开庭后的走向,让他从头到脚如同被浇了一盆冰水。

  开福区人民法院受理后合并审理。2008年7月4日公开开庭审理。

  徐桂明嘶哑着声音说,在庭审中法官胡运虹拒不允许他的证人出庭做证,就连所谓的见证律师根本也不知道有这么一份委托书。当时郑仕柏请来社会上的一百多人,把法庭围得水泄不通。法警不但不制止这种违法行为,相反与这些人一起对他进行威胁,并扬言:“下次见你就抓!”而且当场威胁他的律师张湘平“你再为他说话就砍死你!”。开完庭后还是法警将律师送出法院的,律师张湘平因受威吓不敢继续代理此案。

  2008年8月28日开福区人民法院作出(2008)开民一初字第991号民事判决书和(2008)开民二初字第992号民事判决书。第991号民事判决书认定徐桂明应归还郑仕柏借款357000元。第992号民事判决书认定徐桂明应支付郑仕柏过渡补偿费600000元并承担两案的诉讼费和财产保全费22800元。

  记者从长沙市开福区人民法院(2008)开民二初字第992号民事判决书上了解到,法院认定徐桂明应支付郑仕柏过渡补偿费600000元的主要依据是那张全权委托授权书。记者在案卷中没有发现全权委托授权书的原件,只找到了这份全权委托授权书的复印件。委托授权书共五项内容,第五项内容是:此委托授权期限从2008年3月11日起为长期。如徐桂明废除该委托书时,保证给予郑仕柏人民币不少于60万元的事业过渡补偿金,否则方可终止此授权。徐桂明笑着说,我不可能这么傻,把整个公司白白送给郑仕柏还要赔他600000元。

  委托授权书复印件上有见证人湖南荣湘律师事务所的公章和律师肖新武的注册号私章,还有委托授权人长沙佳浩酒吧有限公司的公章和徐桂明的两枚私章。委托授权书签订日期是2008年3月11日。

  2008年4月中旬,徐桂明向郑仕柏发出书面通知,通知写明:“从今天起红吧国际会所解除对郑仕柏的一切对内对外的业务及公司一切行政职务。郑仕柏丧心病狂地将会所所有的账务全部抢走。

  徐桂明告诉记者,郑仕柏的起诉事实全系伪造:他已经全部还清了其在经营期间向外所欠的假借款的两笔共计197万元,郑仕柏伪造了他签名盖章的全权委托授权书。

  徐桂明回忆称,该委托书签订的日期为2008年3月11日,自己当时是公司的法人,但对此完全不知情,“在法庭出示这份委托书的复印件时,我才知道存在这样一份委托书”。徐桂明还指出,他是2008年3月9日就乘飞机离开长沙返回上海了,11号根本不可能在长沙,徐向法庭提供了机票,证明自己没有签订委托书的时间。

  2008年8月11日,徐桂明向开福区人民法院提出证据调查申请书和证人出庭作证申请书,遭到法庭拒绝。

  律师张湘平告诉记者,在庭审过程中,自己曾要求对方出事那份关键证据全权委托授权书的原件时,对方却拿不出原件来。随后,开福区人民法院依据这份证据的复印件对案件作出了前述判决。

  张湘平告诉记者,根据法律规定,复印件不能作为证据使用,而开福区人民法院却依据复印件判决,这是对法律的一种亵渎。

  其实开福区人民法院只要进行法庭必要的调查就能查清事实的真相,更为离奇、更让人费解的是开福区人民法院没有按照人民法院办案的应有程序,并拒绝当事人徐桂明的多方证人到庭作证,依照郑仕柏单方面伪造的证据和捏造的事实来判决。那些涉嫌伪造的证据法庭全部采信了,而被告人的人证物证法庭却拒绝出庭。“这位审判员法官胡运虹究竟代表谁的利益?”徐桂明不禁质问。记者从判决书上了解到,这两起案件的审判长是艾文博、审判员是胡运虹。

  就是这样一份复印件证明竟然也被开福区人民法院采用了,对于这样的判决结果徐桂明当然表示不服。2008年9月12日,徐桂明向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了上诉,可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却不予立案,理由是徐桂明的户籍不在长沙。2010年11月26日、2013年8月14日,徐桂明两次向长沙市人民检察院提出抗诉申请书,却没有得到检察院的支持。

  张湘平告诉记者,这个案子从起诉到判决的出炉,有诸多奇巧的地方:一是根据人民法院工作法规,法院工作人员与相关案件有利益关系的应当采取回避制度,但与本案有直接关系法官不但没有,而且两起与该法官有直接关系的偏偏就是同一名法官去审理,严重违反了相关法规。二是法庭只接受原告的所谓证据,拒绝被告人的人证和物证,不但违反了公平公正的原则而且违反了规定。三是违反了法庭调查的原则,故意或者偏信偏听采纳原告的所谓证据。四是地方保护主义色彩浓厚,被诉人多次进行有效上诉均被拒绝。让人感觉到,公平公正的原则在开福区人民法院似乎荡然无存!

  证人秦再栗、贝彦彦、王晨默、梁智的证词还原了这份全权授权委托书的出炉过程,也印证了徐桂明和律师张湘平所说属实。

  秦再栗,公司副总经理,他在一份证词中写道:我没有见到过这份授权委托书的原件和复印件,但我曾今在酒吧办公室看到过郑仕柏与副总黄晓见要求文员刘银找到徐桂明的签名样式,进行剪辑、复印。

  2008年4月8号到15号中的一天,我在办公室看到黄晓见手拿一份没有徐桂明签名的文件和一份剪裁下来徐桂明的亲笔签名式样,要求文员把签名式样复印到没有徐桂明签名的文件上的签名处。文员不知道怎么复印,黄晓见就拿过来,在自己的办公室桌上贴好徐桂明的签字后,交给文员复印。在这期间,郑仕柏来过办公室。我曾今应郑仕柏的要求,为他打印过一份授权委托书,时间是2008年3月,徐桂明当时不在长沙,所有的公章私章都由郑仕柏管理。我打印的授权委托书与郑仕柏向法庭提供的全权委托授权书前面部分是相同的。

  王晨默、梁智也证明了这份全权委托授权书是假的,徐桂明没有写过,更没有签字,因为当时徐不在长沙。

  贝彦彦,公司财务,她在接受调查时证明,有一天郑仕柏告诉她,老徐把会所交给他了,你们今后都要听我郑仕柏的,我当时不相信,他说有全权授权委托书,我没有看到原件,他只是拿一份复印件在我眼前晃晃。

  街头遭砍4刀 手指被砍断致4级伤残 公安却不立案

  2008年4月12日晚11时30分许,长沙市展览馆路门口的“口味夜宵店”生意正火,门前人来人往。一50岁左右的男子从展览馆里面的红馆国际会所走到门口,突然,两个手持砍刀的年轻人冲上来,朝这位男子挥刀猛砍。惨叫声中,该男子倒在了血泊中,整个过程不到30秒钟,周围吃夜宵的市民看得目瞪口呆。他们吃惊地发现,被砍男子系红馆国际会所老板徐桂明。

  很快,徐桂明被送往湖南湘雅医院救治。经检查,徐身中4刀,头部2刀、胸部1刀,刀纵横交错,衣服被砍得稀烂。左手被砍1刀,其中一刀正中左手3个指头,筋腱被砍断。最长的伤口创口超过5厘米。缝合了30多针。徐在转身逃跑时,背后一刀砍来,其所穿衬衣被刀锋划破,背部留下一道长长的血痕。

  我和他们都无冤无仇,素不相识,黑恶势力竟如此残忍!徐桂明被砍,在当地闹得沸沸扬扬。很多老百姓谈及此事,对出事原因也众说不一,有人分析可能是因争夺客户资源引来杀身之祸,也有人认为可能是生意上与他人结下“梁子”招致报复,还有人认为可能是遭遇敲诈不成被砍。一些熟悉徐桂明的人表示,徐为人都低调、口碑不错,但为何突然遭遇这样的祸事,大家都感到不可理解。

  记者找到徐桂明,他不想为此勾起那段惨痛的回忆,记者发现,他回忆起案发时情景,仍心有余悸。据徐桂明回忆,2008年4月12日晚上11时30分,他和会所副总经理梁智及梁的妻子从公司下班走路回家,才走50米远,突然遭到两人袭击。因事发突然,当时他连对方的面目都没看清。徐桂明说,他经营会所,平时很注重为人处世,从不张扬,无论是生意场上还是生活中,都回忆不起与什么人结过仇,只和一个郑仕柏的人有个官司正在打。

  原来郑仕柏为了阻挠徐桂明上诉,他们雇凶将徐砍成重伤致四级伤残。

  在公司员工和路人的协助下,当场将凶犯扭送至清水塘派出所。

  可令记者诧异的是,派出所民警竟然连询问笔录都没有做,就将凶手放走了。当时派出所一位副所长在值班,这位副所长就是唐伟的表叔。

  目击证人梁智在证词中说,他亲自看到凶手砍徐桂明,是公司保安和路人把凶手扭送到派出所,是他送徐上医院抢救的。

  徐桂明害怕地告诉记者,凶手还经常给他发来恐吓信息,记者在徐的手机中看到有一条这样的信息:我们的事情还不算完,我已经给过你一次机会了,但绝不会给你第二次机会,我既然知道你的手机号码,就能找到你的人。”要不是我冒着生命危险把徐桂明藏起来的话,徐桂明早已暴尸街头了。浙江商人应惠明愤怒地说。

  徐桂明告诉记者,清水塘派出所安排民警带他去开福区司法鉴定中心做了司法鉴定,可至今都没有拿到结论。所有的病历资料都在清水塘派出所,他多次去拿回资料,遭到了拒绝。

  徐桂明说,这起凶杀案是郑仕柏、唐伟、徐信优、钱军、胡大庆他们早有预谋策划好的,因为在当天下午上海的徐信优、钱军就已经得到准确的消息,晚上要砍徐桂明。

  2012年,徐桂明在上海市做伤残鉴定,鉴定为肢体肆级残疾。徐桂明领到了残疾人证。

  刑法规定雇凶杀人是刑事犯罪,必须依法追究刑事责任。清水塘派出所为何不立案?徐桂明知道清水塘派出所有一个副所长是唐伟的表叔。

  派出所里一名知情人称,派出所王建国所长与郑仕柏本来就关系不错。他们相互勾结查封徐桂明刚开始营业的会所,强占徐桂明投资的7500多万元会所和库存1000多万元的货物。

  记者看到徐桂明左手,直到现在,仍伸不直、收不紧,接电话也不能用左手。

  采访中记者还了解到,郑仕柏、胡大庆一伙还雇凶抢走徐桂明的名表、金器等贵重财产。

  2010年8月29日,郑仕柏和胡大庆纠集黑道人物胡小毛、刘胜丰等人,持枪、持刀在华天大酒店一楼茶厅,公然抢走了徐桂明价值六万元的两克拉钻石的戒指一枚,价值七万元的金项链一条,百年劳力士手表一只,价值18万元欧米伽手表一只。

  记者不解的是,郑仕柏既然已经打赢了官司,为什么还要采取极端手段雇凶杀人呢?他的同伙一语道破了天机,杀人灭口!

  雇凶抢劫、砍人,凶手至今仍逍遥法外,公安机关何日将元凶绳之以法?徐桂明疑惑的问记者。记者观察发现徐桂明的眼里噙满泪水。

  公司成了唐僧肉 被勒索了难费160万元 老板敢怒不敢言

  “有的把企业当成‘唐僧肉’,随意向企业伸手,索拿卡要甚至敲诈勒索……”

  “有些部门、有些干部过去是要有好处才办事,现在就是拿了好处也不办事,喝完了酒,吃完了饭,泡完了脚,屁股一拍就走人,什么事也不办,什么问题也不帮企业解决!”原湖南省委书记周强如是说。

  采访中,徐桂明向记者提供了一份实名的举报材料。材料详细记录了2007年10月公司营业以来徐桂明遭受的吃拿卡要和敲诈勒索。记者不妨把这份举报材料曝光一下。

  2007年10月20日,开福区公安分局自称局长的高栋梁介绍两个人说是省政法委书记、公安厅厅长李江的侄子来收取保护费。我和财务贝彦彦交给高栋梁27万元的现金。

  长沙市公安局治安支队的副队长,听说是谭仲池的干儿子,在2007年11月29日晚上,吃完饭后在其车上向我索取30万元现金,作为保护费。当时有原武警转业的本地人李先生陪同并介绍,还有现任长沙市武警支队袁伟能处长知情。

  2007年11月25日由唐伟带我分两次安排送给清水塘派出所王建国所长现金7万元,副所长3万元,另外在公开场所除正副所长外等其他4人每人送5000元。

  2007年11月30日,清水塘税务所所长(女)、副所长(男)分别索取5万元和3万元,当时我和财务贝彦彦都在财务室。

  2007年11月底至12月,开福区卫生局局长2次带领10余人来会所索取10万元。

  2007年11月底至2008年1月中旬,徐信优、唐伟相互勾结从本人手上拿走美金1万元、现金20万元,通过肖昆分别给了所谓的领导,说是交保护费。

  2008年2月,长沙市禁毒处将王燕等2男2女暗中安排到会所,制造现场吸毒的假象,索取罚款10万元,当我索要发票时,他们威胁说,你不想开了?

  2008年6月,开福区人民法院执行法官欧阳雍向我索取现金5万元。

  2011年11月20日,在长沙市迎宾路神隆酒店(现已改为汉庭酒店)长沙市经侦支队谢队长以酒吧报案为由,查看了酒吧后期的所有经营账册和来往的所有钱款,账本看完后,他说他拿回队里看完再给我,我和财务贝彦彦给了他12万元现金,让他帮我们办事,但是至今什么事都没办,账册也没有归还,连我所有的证据也不归还。

  徐信优还从公司拿走现金7万元送给长沙市文化局局长,当时我的老婆也在现场。

  …………

  据不完全统计,徐共支付了难费160万元。徐桂明给记者提供了公司财务账簿启用表。每一笔经费的开支都有登记。

  徐桂明不明白,他为了办一个工商营业执照需要到公司所在地的派出所开一个无犯罪记录证明,派出所一直没有给他出具。

  企业则是成了案板上的肉,只能任人宰割!这说到底还是金钱惹的祸啊!“只要你进来了,就会任人宰割。”徐桂明终于明白了这个道理。

  记者认为要吸引投资,就要让人家顺风顺水赚到钱。试想,如果到一个地方投资,今天有人阻工,明天又有人伸手索拿卡要,投资商成了唐僧肉,这样的地方还会有人去吗?新加坡前总理李光耀曾说:“关心照顾投资家,越周到越好。”他还说,新加坡成功的“主要经验”,就是靠优质服务取胜。

  为何“开门招商、关门打狗”?说穿了是利益惹的祸。有的是个别官员趁此机会捞取个人利益,若外来投资者未满足,则百般刁难,直至置于死地。

  “诱敌深入”和“断其后路”的战略战术,被运用到炉火纯青的地步,怪不得有前车之鉴的一个公司老总将湖南长沙的招商引资视同为打仗。

  长沙有深厚的文化底蕴,在招商之初以优惠条件吸引了各地的客商,其目的就是为了发展经济。由于当地政府的纵容,一些目光短浅的人开始“关门打狗”,收拾那些没有满足他们私欲的 “上帝”,这种做法最终导致的恶果是让想来投资的人望而却步,这对长沙的形象和经济发展必将会产生极为恶劣的影响,更严重损害了政府在公众心目中的伟大形象。

  “我相信无论他们耍什么花招,无论把伪证做的多么圆满,假的就是假的!”徐桂明对举报充满信心。

  政府的信誉是一个城市竞争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在我们现在如果政府不讲信誉了,就没地方可将信誉了,社会要宽容,政府要守游戏规则,众人要大度,商人要投资。我们要的只是一个软性良性的投资环境,要的是一种顺心顺意,要的是做人不做狗,要的是再不会有场“开门招商与关门打狗”的论战,要的是共同富裕、和谐社会,要的是让咱不尿裤子。徐桂明笑着说。

  政府诚信是社会诚信体系的核心与基石,也是加快法治政府建设与构建和谐社会的必然要求。在现如今全社会大力提倡诚信建设的今天,长沙市政府的做法让人痛心疾首,更是与全社会背道而驰,如果这正是长沙市政府所要追求的诚信的话,那失掉的将会是所有立志地方投资开发者的心。

  记者相信政府决不允许这样的伪善者继续滥竽充数在政府的队伍里危害百姓、影响政府形象!

  编者按:信誉乃为人之本,地方政府更应该高度重视诚信,否则,就失去政府的公信力,政府的公信力说到底还是体现在领导的诚信上。在招商引资方面出现不讲诚信的这几年没少出现,在一些地方的招商工作中,确实出现一些有悖常理的怪事,招商时什么好话都会说,什么优惠政策都敢承诺,一旦商家落户就成了可以宰割的羔羊,当初的乱承诺不予兑现或无法兑现,更有甚者是完全把招进来的商家当成唐僧肉,让其满载而来空手而归,当外来投资者怀着一腔热情将大把的钞票投入后,政府似乎便完成了招商引资的任务,而接下来的也就成为了“关门打狗”,使那些已经投入资金的商人们骑虎难下、欲哭无泪。

  本报记者 杨健康 上海 长沙报道

  

 沪商徐桂明亿元投资在长沙遭遇“关门打狗”

相关文章